跟随这位瑞典著名艺术史学者的脚步来欣赏流落海外的中国古代雕塑艺术瑰宝

中国雕塑种类多样,内容丰富,为中国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梁思成在他的《中国雕塑史》一书中说到:“艺术之始,雕塑为先”,可见雕塑在中国艺术史中的地位。19世纪末,越来越多的外国人来到中国,对中国也有了比较深入的认识。他们之中不乏传教士、古董商、汉学家、考古学家,他们被中国文化所吸引,有些人的足迹甚至踏遍大半个中国。正是从这时开始,中国雕塑逐渐进入外国人的视野,进而成为他们的“宠儿”。清末民初,中国国内政局动荡,大量雕塑文物被毁坏掠夺,流落海外,成为海外博物馆、美术馆以及古董商、私人收藏家的珍藏。这些文物几经辗转,相当一部分已经下落不明,更有一些名胜古迹和文物珍藏屡遭劫难,今已绝迹世间。

《西洋镜:5—14世纪中国雕塑》一书中展示了我国大量名胜古迹惨遭破坏前的珍贵影像。这本书初版于1925年,为西方中国艺术史研究巨擘喜仁龙的名作,直至今天仍被西方学者奉为研究中国古代雕塑的“圣经”。这部作品对梁思成影响至深。梁思成在《中国雕塑史》一书中提到:

外国各大美术馆,对于我国雕塑多搜罗完备,按时分类,条理井然,便于研究。著名学者,如日本大村西崖、常盘大定、关野贞,法国之伯希和、沙畹,瑞典之喜仁龙等,俱有著述,供我南车。

该书的文字部分主要介绍了5—14世纪中国雕塑的历史演变,以及各个时期的艺术特征和代表作品。他将中国雕塑史分为四个时期:古拙时期(南北朝、北魏、东魏、西魏)、过渡时期(北齐、北周、隋朝)、成熟时期(唐朝)、衰微以及复兴时期(晚唐、宋、辽、元),认识到“进入公元5 世纪,佛教主题的雕塑开始占据主导地位”,并分析了每个时期中国雕塑的发展与基本特征,从艺术史的角度将中国雕塑与西方雕塑进行比较分析,认为“中国的佛教雕塑一方面有意忽略了人物的性格特征和形体结构,比西方的宗教雕塑更受约束、更为刻板;另一方面又具有更深、更广的影响力,其中的佳作已经超越了西方社会生活与艺术的典范,达到了精神层面的成功和完美的平衡。”

1 2 3 4 5 ... 7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