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为何不写虚竹的结局?只因剧情漏洞,他若存在便无射雕三部曲

并非每一段故事都有一个圆满的结局,文学作品中也常常会看到一些故事说到结尾依旧在设置悬念,甚至直接是开放性的结局,让读者有种意犹未尽的感觉,就比如金庸笔下《雪山飞狐》一书直到最后还留下了一个最大的悬念,即是“胡斐究竟有没有对苗人凤砍下那一刀”,这样的处理方式显得十分高明,结局全由读者脑补,因为胡斐砍是合理的,毕竟苗人凤是他的杀父仇人,纵然其中是存在误会,杀人者是苗人凤这点没得洗,所以胡斐应该砍下去,而从另一个角度说,胡斐并非不明事理之人,苗人凤也是行得正坐得端的大侠,两人惺惺相惜,也许胡斐选择点到为止也是合理的,更何况胡斐与苗若兰还有白首之约,所以无论怎么说都是合理的,胡斐的故事其实靠想象就能补充完全,然而金庸笔下有不少角色的经历、结局却是很难猜测。

(胡斐剧照)

比如独孤求败这个角色,金庸最初将其塑造出来恐怕只是为了为给杨过当个跳板而已,让杨过在短时间内得到武艺的提升,于是设置了这么一位隐世大侠,顺便还留下了绝世武功,却不料独孤求败的人设意外的成功,他纵横江湖三十余载未尝一败的故事令人神往,他究竟击败过哪些人?最终为何又死在了襄阳城外的山谷之中?有太多值得深挖。

(独孤求败剧照)

1 2 3 下一页